• <ins id="51el1"><option id="51el1"></option></ins><ins id="51el1"></ins>
    <code id="51el1"></code>

    1. 地址:河北省石家莊市廣安大街36號
      GROUP NEWS
      集團新聞
      最新消息
      行內新聞
      行外新聞

      NEWS
      最新消息

      乙方倡議付費比稿,甲方那邊情緒穩定

      作者:      日期:2018-6-4 17:26:03

      ​​該來的事情總是會來。

      業內一直關心的“付費比稿”這件事,
      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,
      有21家中國“獨立創意公司”,
      發起了一份聯合倡議書。

      算是真正把這件事,
      推到了一個大家都看得見的范圍里,
      來進行公開討論。

      比起這些公司負責人集體喊話的陣勢感:從今天起,天下沒有免費的比稿。

      這份倡議書本身,看下來其實還是挺柔和的。

      它措辭不激烈,也留了回旋的余地。

      首先,它僅代表這21家公司的立場,不是行業立場。

      其次,這份倡議書也沒有要求所有的比稿都要收費,比如第5條“簽訂并執行的年框架構內比稿,請雙方自行討論”。

      再者,10萬元和5萬元這兩檔比稿費的設定,如果按照目前北上廣的廣告公司一次比稿要投入5個人力、10-15天的時間、來回差旅去核算成本的話,也不算高。

      至于這份倡議書發起的背后原因究竟是什么,卻并不為很多人所詳知。

      「廣告文案」在詳細詢問了發起方后,得到的反饋,主要原因可以總結如下:

      ①甲方存在盲目邀請多家比稿的情況:有的邀請7-8家,甚至有的10余家 ,而且不在邀約前詳細了解廣告公司的案例、口碑、實力;

      ②甲方存在比稿后突然要求二輪、三輪比稿,并未在事前知會的情況;

      ③甲方存在惡意邀請其他廣告公司陪標、實則已有內定的情況;

      ④甲方存在比稿后不回復、不確定、項目在內部臨時取消的情況;

      ⑤甲方存在比稿前承諾整個項目標的,比下后種種借口看預算的情況;

      ⑥甲方存在比稿前,要求乙方交付保證金的情況。

      于是,有鑒于此,這21家公司聯合發起了這份倡議書。

      某種程度上來說,這可以理解成是這21家公司對自我創意產出的一種保護,以及,對客戶的一層篩選。

      但是——

      這份倡議書能夠推動這件事走多遠?
      21家公司會不會有詳細的執行細則出來,讓甲乙雙方,有更明確參照標準?
      有沒有更好的辦法,讓甲乙方回到桌面上,坐下來圍繞這件事,開誠布公地展開討論?
      「廣告文案」認為,這些才是這件事更值得去深究的地方。
      因為喊口號沒有任何意義,一味地支持和反對、吐槽發泄,也解決不了問題。
      只有雙方有心氣建立起一個基礎的共識,才有可能讓事情往更好的方向上去走。
      哪怕是往前走一點點。
      而回答這些問題,必須要先去問兩個問題:
      ① 甲方為什么要發起比稿?
      甲方為什么現在比稿不付費?
       
      從「廣告文案」了解到的情況,關于第一個問題,甲方之所以要發起比稿的原因:
      一方面,比稿對甲方來說,相當于是從外部引入一潭活水,來刺激內部的腦力,以保證組織的良性運轉;
      另一方面,比稿從某種程度上,可以防止一些腐敗問題。
      比如單獨指定供應商,可能會出現某些項目因為具體操作人員的私人裙帶關系,而帶來的項目回扣問題,以及造成項目本身質量問題;
      再者,對一些國企、政府部門來說,是有《招投標法》明確在約束的,有一些項目必須要招標或者公開比稿,才能去推動它。
      而一些大公司的采購部門,其實也早就意識到了,比稿會加大內部的項目成本,尤其是溝通成本。
      所以也建立起了自己的采購體系,來進行供應商的自我篩選和項目人員的自我約束。
      比如,有些公司采購流程規定:
      項目金額達到100萬以上,必須比稿;
      項目金額在50-100萬之間,可以在框架內的供應商比稿;
      項目金額在50萬以下,可以指定供應商。
      同時,一些大公司在進行大型比稿前,要求乙方先繳納保證金,主要也是為了防止和規避乙方私下進行協商,一方故意流標,或者一方故意缺席比稿,從而讓另一方中標的惡意事件發生。
      只是,這些,并不一定都為乙方具體的項目作業人員所熟知。
      再加上目前一些大公司內部流程,有時候無論是合同簽訂,還是付款周期,實在太過復雜和冗長,讓乙方心理實在無法接受,就有了一些情緒化的說辭產生。
      比如有的預付款,要拖3個月才能給到;有的因為等一個領導簽字,而遲遲合同寄不出來……
      第二個問題:甲方為什么現在比稿不付費?
      其實,大概在20年前,4A公司在進行比稿的時候,是向甲方收取比稿費的。
      只是后來由于個別4A為了爭奪客戶,提出“零元比稿”,以及“零元代理費”的做法,把這些“行規”給破壞了。
      再加上越來越多的小公司為了獲取比稿機會求得生存,主動放棄比稿費。
      慢慢地……“比稿收費”這件事,也就變成了一個上古傳說。
      慢慢地……甲方也就覺得,作為買方,既然賣方市場有免費的多選項,為什么要選擇那個付費的又不一定可控的那一項呢?
      但探究下去的話,廣告公司輸出的比稿方案,和一些工廠生產的定性商品還是不一樣的。
      比稿方案屬于特別定制的腦力資源和創意作品,很難用參數、用尺寸、用模子標準化后,投放到市場上去自主流通。
      它不像超市里的商品那樣,這個顧客不買,放在貨架上,自然會有另一個客戶來買。
      當然,這里并不排除,有些乙方輸出的比稿方案,就是走走套路,也不排除一個客戶用不了,會主動賣給另一個客戶。
     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無法標準化,這件事也才有了爭議性和兩面性。
      在這份倡議書發出以后,「廣告文案」也和一些資深的甲方市場部從業人員進行了交流。
      他們基本都給出了支持比稿付費的態度,但同時,也提出了自己的疑問。
      比如,就職某互聯網公司的品牌中心總監說:
      我深刻認同比稿是甲乙雙方耗時耗力的一種做法,給予付出的有償報酬是需要的(數目可以雙方協商)。
      但也有疑問:比稿開始付費了,是不是有效解決了尊重和認同兩個層面甲乙方的突出矛盾?還是加劇了矛盾?
      因為尊重創意人的身份,和認同專業方案,是兩回事,而且這件事經常被混淆。
      提案方案在項目完結后,有沒有大眾和第三方專業點評機制?有沒有退款機制?
      作為在乙方有過從業經歷的他,甚至還替乙方“操起了心”:
      比稿的付費,會最終落到乙方創意人員身上,當作補償和獎勵嗎?
      另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品牌經理,則首先是確認了“比稿付費”的可行性:
      比稿在公司財務流程看來就是一次采購行為。 
      就我工作的部門來說,中標或者選定的乙方,我們會支付 “創意費用”。 
      至于付費比稿,我們還沒有操作過,不過我確認存在可行性。
      然后,他也提出了自己的顧慮:
      從甲方的角度來看,如果是付費比稿,乙方是否要簽署承諾書,聲明創意的原創性,約定一些判定抄襲的標準還有解決方法? 
      此外,既然是付費比稿,哪怕方案沒有被甲方采納執行,那創意版權是否屬于甲方?
      還有一位在今年有意優化內部供應商流程的甲方品牌負責人則表示:
      對我們來說,任何一項采購費用的支出,都是有內控和廉政在關注的。
      如果比稿付費的話,則需要在前期簽訂一項比稿合同,約定清楚,乙方相關的比稿成員都有誰,產出的具體內容是什么,打樣出來的文本有哪些……
      或者,可以參照影視行業一些付費標準,比如按照人力的工作時長付比稿費;
      既然是一個合同,就要走合同流程,這可能會降低大型比稿項目的效率。
      所以,關于“比稿付費”這件事,落到具體執行層面去討論的時候,僅從「廣告文案」這邊了解到的情況看,甲方情緒都比較穩定。
      而且,他們更多在思考的,是如何落地。
      只是,從目前這21家公司的情況來看,他們還僅僅是給出了這份倡議書以及付費比稿的理由,并沒有相關的細則制定出來,進行內部的自我約束以及給到行業進行參照。
      要求甲方比稿付費這件事,更多的,還是靠這21家公司的自律去推動。
      其中,作為發起方之一的上海意類廣告創始人江畔還表示:
      老實說,具體后續每個客戶多少比稿費,我自己覺得都是有空間可以談的。
      就看客戶的brief有多吸引人,誠意如果不靠錢,是不是有別的可以讓我感受到的誠意。
      上海勝加廣告的合伙人馬曉波則說:
      收了費,應該全力以赴做好比稿,提供更專業和優質的方案,也堅決反對比稿團隊和服務團隊不一致等惡劣行為。
      客戶也不傻,他們邀請不同公司比稿,本身心理期待也不一樣。
      他們希望好的公司全力以赴,這點錢對他們來說并不算什么,不好的公司,他們也不愿意支付筆稿費,這時候就看大家的行業口碑和專業印象了。

      另外,在這份倡議書發出后,另一些廣告公司以及從業人員也給出了自己的回應。
      比如,自稱“一家從未做宣傳名不見經傳的只有10人創意團隊的”TIMA則表態:
      在TIMA看來,比稿參與與否,與是否付費并沒什么關系。
      遇到自己想做的項目和投契的客戶,不用說沒有比稿費,就算項目賠錢,TIMA也曾多次陪客戶一起涉險。
      用創意賺錢,但創意并不用這種方式賣錢。
      在上海N3任職的盧克,在談到比稿這件事時提到,他們公司會從品牌方的財務狀況、名聲、brief水平、溝通理解等7個方面去打分,低于及格分的項目,一般都不接。
      同時,他也給出了另一個角度的思考:
      其實我覺得廣告公司最該變的是業務模式問題,你看那些咨詢集團旗下的創意機構,都不會有這些問題,因為他們業務上深入進去,必然會產生價值。
      他們的創意,很多并不是用來出街,但又能實際解決比如怎么增加門店客戶的停留時間,怎么激勵內部員工等等。
       
      記得大概在2015年的時候,加拿大多倫多的一家名為 Zulu Alpha Kilo 的agency 創意總監兼創始人 Zak Mroueh ,拍攝過一支反對比稿的短片。
      在短片里,不同行業的人,對一個前來提出各式各樣“比稿理由”的客戶,都說了“NO”。
      其中,這位客戶問到一個畫框制作方:

      “你不會為了比稿去做畫框,那么你是怎么拿到客戶的?”
      對方給出的回答是:
      “因為客戶相信我,喜歡我做出來的品質!
      現在,既然這21家公司以“獨立創意公司”的身份,發出了這份倡議。
      比起喊“獨立創意”“拒絕免費比稿”的口號,想必更多人想從這21家公司身上看到的是:
      ① 在比稿方案里,不會出現創意抄襲其他人的情況;
      ② 在服務態度上,不會把不知名的公司和BAT級別的公司區別對待;
      ③ 在比稿拿下來后,不會不做品控,撒手交給毫無經驗的新人去推進,導致最終貨不對版的情況發生;
      ④ 在落地執行的時候,創意總監不會拿著一首歌詞,告訴手下的文案,只要能避免版權上的糾紛,你怎么改都行。
      而站在「廣告文案」自身的角度:
      我們的態度是,贊成“付費比稿”這件事。
      但基于我們所收集到的信息來看:
      我們目前還無法完全信任這21家公司,真的可以做到這上面4點。
      當然,如果今后Agency們獨立創作出來的作品,沒有預算做推廣,并且值得被更多人看到,只要「廣告文案」這個破號還在,我們現有的渠道,也會樂意開放,給出版面和位置,提供支持。
      另外,除了“付費比稿”,廣告公司也許在當務之急,還要解決內部人才的流失、人才梯隊培養的問題。
      以及,在來勢洶洶的技術大潮面前,如何調整自己的步調,去進行數字化轉型,加強自身創意和社交傳播的相互匹配問題。
      最后,在這次交流過程中,還有一些朋友也給出了一些不錯的建議,整理出來,給到大家,也許對有心人有用:
      ① 建議甲方邀請比稿前實地考察:尤其是甲方的采購部門和市場部門,在邀請Agency比稿的時候,辛苦面基一次,做起判斷來會更有針對性。

      ② 根據項目金額收取比稿費:如果你是乙方,可以根據自身業務情況,在內推行項目金額制的比稿。比如項目金額達到多少,不收比稿費;項目金額在多少金額以下,設定收取1萬、5萬、10萬類似這樣分級檔位的比稿費;
      ③ 將心比心:把收取到的比稿費,拿出部分,用來獎勵給每次為比稿付出許多的執行端的基層員工。
      ④ 行業媒體可以增設“曝光板塊”:廣告業其實挺小的,一點小事,發出點聲音,很快大家都知道了,讓一些騙稿的甲方,一些惡意騙取比稿費的乙方上榜。
      ⑤ 優質的甲方和優質的乙方都是稀缺動物,彼此遇到了,就好好珍惜。
      以上這些,當是前來詢問「廣告文案」這邊,能不能對這件事發聲的好朋友們,一個小小的交代吧。
      然后文章留言區,如果你想留言,我們希望看到更多建議性的聲音,而非排隊喊口號。
      注:文中引用圖片來自美劇​​​​

      一级A片特爽高潮视频